2017-01-29

短评 《歌手》 2017 年第一,第二期

先祝大家鸡年大吉大利!

除了青年歌手大赛之外,我从来没有看过中国的任何电视选秀节目。 说实话,看本季的 《歌手》 大赛,本来只是为了林忆莲。 周末一边做家务一边在 youtube 上看了两期。有被台上几位歌手的表现感动到。 也有出现新闻网站一片赞扬,但是我自己很不喜欢的一些歌手表现。 这里简单说一下。

我很不带私心地说,林忆莲确实是在台上唱歌, 当得起“歌手” 二字。她用起伏有致,收放合宜的歌声贴切诠释两首哀怨情歌,娓娓讲述一段故事,楚楚倾诉一场心事,缠绵悱恻而又带着独立女性的尊严, 起承转合动人无比。 她不是无技可炫,她只是克制, 只是忠于歌曲的艺术风格。 她的演出,词曲唱做是完全浑然一体的艺术品。方方面面, 每一个细节都丝丝入扣。 歌手也好,演员也好,我始终认为最最难的是知进退。 很多时候, 收比放要难得多,细腻婉转处最见音乐素养和人文品味。 林小姐在头两场里表现完美。往后我期待能够听到她唱至少一首粤语歌。最期待她独唱 《日与夜》。




另一个令我肃然起敬的是年过六旬的杜丽莎小姐。 她舞台上的所有举手投足,每一个眼神都自信雍容典雅,宗师风范名不虚传。 中国很多声音台风都无可挑剔的专业歌手,在晚会上演唱气势恢宏(却有些空洞)的赞歌,脸上的笑容多少有些职业。 而杜小姐的笑容中, 我看到她的自在与怡然, 看得出来她是真正享受在舞台上演唱给大家看。 这一点是很难装出来的。她有十分大方爽朗的面容。人说相由心生,多少有点道理。 她身边的家人一定很有福气。 我们能够看到她 genuinely enjoyable 的表演,也是有福。 谢谢杜小姐不辞辛苦从北美跑到湖南演出,祝她全程好运!



来自台湾的萧敬腾,我是第一次听。他带来一个名叫狮子的乐队。 第二场中, 他们的表演 《你是我心爱的姑娘》 真正深情款款,又有一点苍凉味道, 萧先生也是真正在唱歌。


 
马来西亚的光良,我也是第一次听。感情处理上非常好,奈何本季竞争对手太强(或者说, 太能迎合大众口味)。 他被淘汰我觉得可惜。

本季至今为止我比较不太喜欢的歌手有,来自哈萨克斯坦的迪马希和来自中国的谭晶。

迪马希极漂亮的音色音质和强劲的声音掌控能力我没法挑剔。但是实在没法欣赏他在第二场演出中后半段的狂呼乱叫。真的有必要吗?有令观众们感受到词曲要表达的强大悲伤了吗?第一场的法语歌,主题就是一个忧伤者的求救,呼号是由来有自。 但是那首法语歌,已经充分表现了迪小哥声带的强悍和技巧的全面。 第二场何必再同样炫耀一遍他的声音? 后半段不停升音高,还要嘻皮笑脸,我实在没法悲其所悲。假如歌手的表演中只有漂亮的声音,也不是不空洞的。

谭晶的唱歌技巧也没什么好说的。 音色没有太大特点, 而且有点硬而不亮不润, 不过可能只有我一个人这么想。我实在太不喜欢她在两场中的服装了。她第一场的歌,要表现的情绪是青春期的颓废,迷茫,压抑还有狂躁。 她的头梳得油光闪亮一丝不苟,是要出席外交部记者会的派头。 妆面风格整洁精致,令多少办公室白领自愧不如。白衬衫加领部的黑丝带,十足餐厅女领班风范, 但是那个长达肩膀的耳坠又令领班形象出现错乱。 粗大的腰带似乎在强调她的军旅背景。 那个长裤又太过精致时髦。 她浑身上下的打扮跟歌曲的主题是完全割裂。 歌手上台表演, 好像也不能忽略形神兼备。那身衣服,不及格的。如果照顾她穿衣的是我, 就第一场那首歌,我会给她一身最普通的黑色 T 恤和蓝色牛仔,头发披着,黑眼圈不妨涂浓重点,不戴耳环,手指上戴个不锈钢或者混凝土材质的夸张大戒指来点 statement, 就可以上台了。 然后第二场,杜丽莎也说谭晶的衣服很漂亮,像个天使。 那是杜小姐从来没听过 《九儿》 那首歌,所以判断失误。说实话,谭晶的第二身衣服可能适合 《Ave Maria》 那样的歌,但真的不适合中国西北农村民谣风格的 《九儿》。 我帮她找一身有点适合那首歌, 又不过于土气的衣服:



Youtube 自动向我推荐谭晶演唱日语歌 《恋人》 的视频。 我稍看了一下, 欸那场演出里的头发妆容和衣服都很舒服,适合那首日语歌,谭小姐也忽然间漂亮了两个级数。 可以推荐下:



最后说一句。 在网上看到不少同学说杜丽莎第二场的装扮和表演是百老汇风格。 我觉得她的舞步和手势更像西班牙的 flemengo。 歌剧卡门故事发生地点是在西班牙塞维利亚。 杜小姐的头发,服装,和舞姿都十分切题,是艺术家。

下面照片是我去年春天在马德里拍的 flemengo 表演:










谢谢阅读,下次再见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